追蹤
小飛鼠 ~奇蹟天堂~
關於部落格
分享學習和快樂
  • 42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懷舊之旅~平溪台灣煤礦博物館

[@more@] 

 

早年平溪鄉是全台灣煤礦最重要的產地,整條台鐵平溪支線,就是為了向外運輸煤礦而產生;從菁桐、平溪、嶺腳、望古、十分到大華各站,皆有卸煤櫃(見後文解說)支援卸煤的工作。只是民國87年停採煤礦後,平溪線鐵路也無從發揮功能;經過停運再復駛,轉型為觀光用途,就是很多遊客特地去搭的「小火車」。不過嚴格來說,平溪線的鐵道軌距和台鐵其他地方一樣,火車也不小,並不能算是真正的小火車;平溪一帶目前真正尚可運作的小火車,僅存於十分車站附近的台灣煤礦博物館

 

台灣煤礦博物館位於新平溪礦坑(1967-1997)的舊址(礦坑在山上,所以從十分車站出發要再往山上移動個一公里多),該地礦權屬新平溪煤礦公司,煤礦業走入歷史後龔姓負責人就將礦場改造,轉型經營為教育功能為主的博物園區,很難得地保存了完整的礦區原貌。因為是私人經營,所以有私人的收費(門票200元),我們在那待了兩個半小時,獲得的價值實在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這是博物館的經理黃怡明,年紀和我們相仿的年輕人,算是園區的再生父母吧,整個園區的規劃、網站建置、庭園草木、摺頁等文宣繪圖…..幾乎由他一手包辦,因此對所有東西如數家珍。很幸運地,我們是當天下午唯一的一組遊客,得以接受到怡明一對二的超值導覽(希望他沒有覺得我們兩個問題世界無敵多的女生很煩:p)。

 

 

這個可愛的火車頭叫做獨眼小僧(竟然忘了照正面,名字的由來請見這裡),年過半百,是台灣最早的電氣化小火車頭,也是目前僅存的礦業電車。怡明帶我們坐著古老的台車逛了一小部分的園區。說是小火車是有道理的,它的軌距只有49公分,是台鐵軌距的一半還不到。

 

 

台車有兩種,木製的和鐵製的,我們坐的是前者。望著遠方從零堆成上百公尺高的捨石場,想像從前工人就是被這輛車載到礦坑裡,在40度的高溫下賣命換出一車車的煤礦,而那些老礦工們如今泰半因為矽肺病躺在礦工醫院裡,實在是不勝唏噓。

 

 
採煤及之後的運輸跟伐木作業系統一樣,是個專業而龐大的工程。和林業不同的是,台灣的煤礦業並沒有留下系統化的教科書,怡明得透過不斷和有經驗的老礦工以及業界前輩們聊天討教,再經過交叉比對,才能從零碎的資訊中拼湊並還原出一些現場狀況。

上圖是煤礦產出的流程圖,煤礦從圖中左方(山上)的坑道採出後,以台車經過軌道送出,廢石則堆置於捨石場;在翻車台(後詳述)將煤礦從台車倒出,然後經輸送帶送至選洗煤場由人工及礦坑湧出的地下水兩道手續篩去參雜其中的石頭,再從卸煤櫃裝入煤斗車,由台鐵火車運送到其他地方。

 

 

拍這張照片時我們所在的位置是煤礦要往山下運輸途中的臨時工作站,山下那堆房子就是十分,是煤礦上火車的地方,所以從我們站的位置到十分車站是煤礦輸送的路線;要送一車車重達一噸的煤礦下山,中間的一公里多又通通是樹林,可想而知是個浩大的工程。照片正中央黑色有點破舊的建築物就是廢棄的選洗煤場和卸煤櫃。

 

 

在園區裡看了一下模擬坑道,向怡明問了些問題,發現坑道作業實在是個大學問,長達1.5的坑道、一大堆的採煤巷、通氣口……,礦坑內部的立體結構得要空間感非常好才能弄得很清楚,根本像是個大蟻窩,複雜的程度用想的就可以把人弄得七葷八素。

礦坑太複雜了也沒拍到,所以跳過,運送的台車看過了,現在來看翻車台。照片裡的鐵架就是翻車台了,圓圓鐵架中間的方形框框,正好容得下一輛台車,台車進到框框裡後,圓圓的架子向下翻一百八十度,煤就倒在下面的卸煤了,再經過輸送帶往下送到選洗煤場。

 

 

選洗煤場(照片中的紅色建築)都蓋在鐵路旁,下方有個卸煤櫃(左方灰色,上面還長滿植物的那個)。這是借用菁桐車站旁的來拍菁桐是平溪最大的煤區

 

 

選洗煤場和卸煤櫃中間靠輸送帶運送煤礦,兩者底下都會有個漏斗形狀的卸煤斗,可以讓煤礦從這裡往下掉。煤礦就是這樣裝上煤斗車,靠台鐵運到別的地方。(寫到這,連松鼠自己都覺得有點小複雜,如果你真的耐心地看到這裡,幫你拍拍手^^

 

 

把時間拉回到現在,這是園區的一角,鐵製的台車。當年煤業興盛時,每天進出這裡的工人多達五六百人,採三班制24小時不停地開採。現在這片草地在小朋友營隊來訪時是搭帳篷的地點。

 

 

要進入坑道的礦工們拿了自己的小黃名牌來換照明設備,只留下小白名牌在位置上,所以看門口的名牌就可以知道有哪些人在裡頭工作。

至於其他礦工生活及工作細節,館內有詳細的展示和導覽,也就不一一介紹了。

 

 

好奇的松鼠試圖要弄清楚小火車在軌道上如何切換車道,原來是靠旁邊的一條大彈簧(照片中左下角)。不過還真重啊,如果不是怡明幫忙,使勁兒了扳還是文風不動。

 

很新奇、很好玩,也很感動。知性中加上和新朋友面對面深入的互動,是我最喜歡的旅遊模式。

記得以前在礁溪工作站時差點要接辦礦區業務,曾經稍微實習過一小下。那時每回出去看礦區,都只留下負面的記憶:坐著四輪傳動的車從公路口顛簸40分鐘到林班地,結果看到好端端的山被砍掉大半個腦袋或是挖了個大坑,光禿禿一片,為了應付林務局水土保持的檢測還硬被種上些不搭尬的樹苗,還有明明已經歇業很久還不斷續租礦權拿來抵押借款的業商心態,以及總是讓我不得不學韋小寶腳底抹油溜之大吉的無聊應酬。

 

這趟參觀,刷新了一些我對礦業的印象,讓我對煤礦業的感覺從 一點都沒有,到有一些小小的感動;知識從零,到建立一些初步的概念。

其實讓我覺得最值得也最有共鳴的地方,是認識了怡明這個人。他在幾年前和我們一樣只是去玩,帶了感動回家,到現在每天台北-平溪往返工作;從一開始只有館長和他兩個人,到現在多了四五名工作夥伴,其中經歷的過程、克服的各種困難以及體驗和學習,不是身歷其中的人應該很難想像。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對工作的熱忱、認真、沉著思考和對未來的憧憬;雖然園區目前還在發展階段,還在努力掙扎維持穩定的財務狀況,不過已經走在正確的路上了,我相信假以時日,他絕對可以把園區帶到理想的位置。

 

特別感謝怡明為了我們不小心加班一小時,下山途中還熱情繼續做沿路導覽,從十分一路陪騎到深坑。謝謝你,也祝福你。

 

(想了解有關煤業史的朋友請點這裡,最後,感謝Muriel提供所有相片彌補松鼠忘了將相機電池充電的遺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