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飛鼠 ~奇蹟天堂~
關於部落格
分享學習和快樂
  • 41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懷舊之旅~ 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

 [@more@]

 

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坐落於花蓮縣萬榮鄉,面積將近14公頃,現為林務局所管轄,作為保存伐木場遺址及林業文化展示之用。森林是台灣本島最豐富的天然資源,其中收益最直接的為木材,尤其具經濟價值者是檜木類(紅檜及扁柏);有貴的當然就砍貴的,林田山也不例外,至今還可以感受到整個園區內各大屋舍散發出的檜木清香。雖然伐木曾對台灣森林造成大規模的破壞,伐木政策亦因應時代不斷調整,至今已全面禁伐天然林,十年前棲蘭山移除枯立倒木事件還一度鬧得沸沸揚揚;但不可否認地,早年伐木業的確對台灣經濟發展有莫大功勞,該文化園區的存在也就顯得意義重大。

 

 

林田山原名「摩里沙卡」,距離花蓮市約40公里。由園區(目前林務局花蓮處萬隆工作站、從前木瓜山林區管理處的所在地)延伸進中央山脈,自日據時代大正年間即被規劃為伐木基地,編為林田山事業區,面積45894公頃(如果對面積沒有概念,給各位參考:1公頃10000平方公尺,一個標準足球場面積約為0.7公頃)。1939年伐木作業開始後,帶動當地繁榮,全盛時期有超過四百戶人家,居民二千餘人,學校、教堂、製材場、火車站、修理廠、公共浴室、各種商家(米店、洗衣部、福利社、魚菜部、冰果店、食堂、理燙髮部)一應俱全,儼然成為一個獨立繁華的小山城。

1972年連燒一個月的森林大火毀去一千多公頃的林地後,中興紙業公司放棄經營權,林場才由林務局接管。1991年禁伐政策實施,林場跟著走入歷史,住戶陸續外移,至今僅存幾十戶人家居住。

如今日式木造平房保存得還算完整,不過街道上僅剩稀稀落落的遊客人手一支林場枝仔冰徒步經過,當年的繁華景象已不復存在。

 

 

目前在園區內可以見到的是前述各個商店、工廠、學校和房舍、涼亭,以及部分運材用的鐵道遺跡,另外就是新建的展示館、木雕館,和翻修過的中山堂了。

記得以前很討厭上林產學,除了老教授們總是含著滷蛋,把那些東西講到很不吸引人,讓大家一進教室就馬上被催眠外,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那時已經全面禁伐了,一大堆種類的集材線、索道對我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也完全感受不到生命力,究竟詳細情形是如何,在學校時從來也沒搞清楚過。去阿里山搭小火車、太平山坐蹦蹦車也只覺淂沿路風景不錯,沒有特別的感覺,拍這張照片時也一樣。不過去了趟煤礦博物館,聽了小火車的故事,再回頭看這張照片,就頗有感觸了。如今看來稀鬆平常的鐵軌和木材,背後卻有著一大篇有血有淚的故事。雖然對森林因為伐木而滿目瘡痍很心疼,還是很欽佩從前人們的毅力和耐力。

 

 

展示館做得還算不錯。一進大門就看到這幅大事紀,一般人可能沒興趣,不過松鼠可是從頭到尾好好地研究了一番,還拍回家仔細複習。林場存活了將近六十個年頭(1939-1991年),簡史已在前頭稍微提過了。

 

 

展示館裡陳列了許多林場的必備工具,多半是各式伐木用具和消防器材,刀具種類之多,還挺讓人嘆為觀止的。Josie好有興趣呀,貼在玻璃上一個個仔細研究;不過松鼠倒在那神遊起來了,腦海裡浮出的是伐木工人們兩人一組賣力地和巨木搏鬥,以及消防隊員連夜扛著笨重的打火設備奔上山冒險衝入火場的畫面。和林業結緣十年然後成了逃兵,那是我有史以來最有歸屬感的一刻。但是再回想待在工作站時,每年一次的防火演練大夥兒只是以應付了事的心態做個樣子,一些巡視員連自己的巡視區都沒有全部走過,甚至林班界在哪也不太確定,就深刻感受到林業沒落的無奈。

 

 

這是林田山的中山堂(似乎很多舊的工作聚落都會有個中山堂),是村民的精神寄託和文化活動中心,聚會、電影、迎新送舊、畢業典禮、戲劇表演…..一些美好的回憶都在這裡發生。

 

 

一百四十坪大的中山堂,整棟以林場自產的檜木為建材,在民國四十三年時造價新台幣七萬四千多元,頗為高級。其實在太平山、棲蘭山一些有砍伐檜木的地方,也可以找到這種感覺。我們在棲蘭山做研究住在山上的工寮時,連燒熱水的木柴都是用檜木的碎片咧,還蠻懷念那種沐浴在天然精油裡的幸福感。

 

 

這是超級奢華的放映機。民國五十年,林田山獲得30萬元的職工福利金,花了20萬元買了兩台,這在月薪只有幾百塊錢的年代,是個轟動林場的新聞。每週播放2-3部電影,是鳳林、光復一帶的大事,往往從各處湧來大批人潮,將中山堂擠得水洩不通。

 

 

木雕館做得還蠻好的,不過不能拍照所以很難分享。當天下大雨,我們沒有非常努力逛園區,但即使看完展示館天色已暗,也無法享受露天咖啡,慕名已久的咖啡館還是一定要去的。林場咖啡和遊客服務中心設在一起,裡頭有一些小的木製紀念品和陳設,內裝看來也是檜木,環境很幽雅舒適,有空的話來這坐一會兒應該會很不錯。

 

 

好了,要向林田山說掰掰了。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個角落,很寧靜純樸,讓我想起住在羅東林管處單身宿舍的熟悉親切感。不過繁盛一時的山城,如今成為冷清清的展示園區,它如果有生命,不知道會不會暗自哭泣?

對於林場,一些保育的激進人士可能會一聽到就皺起眉頭,認為伐木是件罪不可恕的事;其實我以前也差不了多少。不過在慢慢了解時代背景以及當時的需求後,就愈能夠以同理心來看待,漸漸可以站在比較中立的角度來談論這件事了,礦業也是一樣。如果要論功過,我想對於台灣人民的生活而言,舊時林業恐怕還是貢獻多於罪過的。只是未來林業該何去何從?保育及利用的平衡點在哪裡?擴大到整個台灣的生態環境,高鐵到底建得對不對?蘇花高建案又應不應該通過?甚至我家隔壁的松山菸廠該蓋成公園還是巨蛋?實在是很難解答的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