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飛鼠 ~奇蹟天堂~
關於部落格
分享學習和快樂
  • 41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如果能當隻白頭翁應該也很不錯

怎麼會在禪堂偷窺白頭翁呢?因為去參加了話頭禪49的第二梯次(14天),而休息時間站在落地窗前喝水看外面的世界是我每天最開心的時候。

那其他時間呢?老實說實在是很難開心得起來。

 

這次去禪14是個錯誤的決定。當初會去的原因,一是話頭對我來說是個新方法,我很好奇想去學一下,二是聽說這次是聖嚴法師親自主持,不去實在太可惜,我正好有空,所以不多考慮就報名了,想說就把它當作是禪7去渡個假;哪知一點也不一樣,要付出的代價非常大,動力卻一點也不足夠。為了不再錯第二次,我把禪14給打成禪4,逃下山去饒河夜市狠狠進補了一頓,到三更半夜還坐在電腦前面不想睡覺(山上的作息是上午4:00起板,晚上10:00就寢,再一個半小時就該起床了)。

 

幾天下來,工作和經行造成的過度勞累,加上休息不足,換來全身痠痛和鎮日疲倦,松鼠每天朝思暮想的就是那張硬梆梆的木板床;每柱香45分鐘的時間對我來說也有點超過能力所及,結果四天中每天的7柱香裏,松鼠總共只有1柱香是清醒的(除了經行以外....而那柱香也只是在話頭和妄念間做拉鋸),似乎和話頭無緣,只要一提起:「什麼是無?」,馬上妄念紛至,接著進入昏沉狀態,然後被打香板的聲音嚇醒,用力撐著眼皮深怕自己背上也吃上一板,再昏沉,然後自己起來跪香…..醒了後,再努力坐,然後再睡…..,還屢次因為腿痛而煎熬難耐。就這樣撐到今天下午,在難得幾分鐘清醒的時間裡,我忽然驚覺:「我到底在這裡做什麼?」,無法想像如何能再這樣熬上10天,也不太相信過完後人生會因此有什麼重大改變,所以我做了下山的決定。

 

走出禪堂,有股重返人間的感覺,遇到的人會微笑,會說話,有書可以看,需要的話休息區還有咖啡可以喝,感覺真是輕鬆呀。

在回家的國光號上,我仔細想了想這幾天的收穫(小參時被法師糾正,不應該用「收穫」這個字眼,因為我們是要去「放下」執著的.....不過我還是得拿來用一下):在每天肚子塞得飽飽後馬上走10分鐘的階梯到小山頭,然後頂著大太陽拔20分鐘雜草,曬得昏頭昏腦揮汗如雨的同時,我總忍不住在心裡咒罵這個愚蠢無聊的工作、法師要我們清醒時隨時提著話頭不能有一絲懈怠但我偏不想那麼緊繃而不依、每天不吃晚飯是因為不喜歡排隊等浴室和洗衣槽那種人擠人的感覺所以要搶先去洗澡,還有堅持要用心愛的鐵湯匙吃飯而不用筷子(因為很難用).....這些評估判斷和自我意識,讓我清楚看到自己的確還是有許多執著(而且目前也還不願意放下),當然離師父所提的「直心」更差了十萬八千里。

 

雖然知道若一直帶著執著,繼續評斷事物,放下期待和感覺,煩惱一定會如影隨形地跟著自己,也就不可能有足夠的智慧開悟成佛;但目前對我來說,「我是誰」這樣的問題實在是太沉重,腦袋裡雖想知道但心裡卻還沒準備好開始認真用功(不過說真的,會有準備好的一天嗎?),只能說因緣還沒聚足吧!

看著那隻白頭翁,牠和大部分的動物一樣,不去想明天的事(因為根本不會思考),沒有煩惱,只是專注在眼前的一舉一動,餓了就找東西吃,累了就睡,沒有批評,沒有盼望,不會去賦予事物一些有的沒的的意義;就算生活再艱難,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日子可以活,牠還是會咬緊牙關一天一天過下去(雖然沒有牙齒,但還是得象徵性地「咬」一下)。不過當動物有個缺點,那就是沒辦法修行。如果我可以變身成隻會問「什麼是無?」的白頭翁就好了,就不會有煩惱執著來阻礙自己的修行..... #以上純屬幻想#而「什麼是無?」這個問題,儘管離開了禪堂,我還是會三不五時拿出來催眠一下自己,看看不是哪天可以突然跟「話頭」這把金剛王寶劍結上那麼一點緣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