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小飛鼠 ~奇蹟天堂~
關於部落格
分享學習和快樂
  • 42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花東縱谷夏日行~延平鄉布農文化

 

可愛的、小小的(看起很小,不過我想實際上並不小,因為都是山)延平鄉坐落在中央山脈裡,十分不熱鬧(原本預計要去的龍田村愛嬌姨茶餐廳因為我們人數太少所以沒吃成,松鼠還想說去延平再找地方吃午飯咧,結果John很含蓄地說那裡「應該」沒得吃,果然一點都沒錯),連長在公路邊大大的鄉公所建築兩旁也一間商店都沒有。

延平是個很原住民的地方,除了極具部落味的環境外(在台灣趴趴走多了,一看到這樣的環境就知道附近是原住民部落),沿路政府花錢彩繪的護坡以及到處可見的原住民圖騰,也加強了這一點。

 

 

在到紅葉村之前,我們先跑去布農部落,那是大度極力推薦的,他說那裡有「八部合音」的表演。我們不知道那是什麼,不過聽起來很讚的樣子,所以就去了。

 原來布農部落並不是一個部落,它是由布農文教基金會和當地居民一起打造出來的園區,目的是保存並介紹大家認識布農族的傳統文化,藉由提供農產品、手工藝品、歌舞表演及一些附近的觀光資源,賺取收益以提供當地年輕人就業機會,也讓他們對故鄉更有認同感。

 

 

大門口附近有好多棵枯木被雕成類似這樣的作品,蠻特別的。這趟到花東,沿途看到許多原住民的木雕石雕,感覺上他們的右腦頗發達,很有創造力,普遍對藝術、歌舞、運動方面很有天份,實在令松鼠好生羨慕。

 

 

布農部落算是蠻觀光的地區,雖然是非假日,遊客還是不少。門票每人130元,可以抵園區內的部份消費。

園區分為戶外及室內空間,戶外有一些特別的圖騰、雕像等,我們時間有點趕所以沒有好好逛。

 

 

這是到布農部落的每個遊客都一定不會錯過的八部合音歌舞表演。八部合音起源於布農族的祭歌,獨特的旋律和和音方式被人形容為是世界上最美的音樂之一。目前園區內的表演者是一群年紀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表演時間大約一小時(假日好像比較久),曲目還不少,除了布農音樂外也有一些它族的歌舞。舞蹈很不錯,歌唱也很好聽,松鼠還買了一張他們自己錄製的CD支持一下社區發展。

 

 

除了咖啡館、餐飲部外,室內有個不小的展場,販售各式原住民的手工藝品及衣飾,還有間小書店,收藏原住民相關書籍,也有農產品試吃試飲,蠻熱鬧的。

整體來說,對於喜歡熱鬧或是對原住民文化沒有概念的朋友,布農部落是個不錯的旅遊點。但若真要深入了解布農文化,布農部落可能就沒辦法滿足需求了。不過松鼠還是會鼓勵大家到台東時順道去走走,贊助一下,畢竟文化保存的工作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布農文教基金會很努力地在做這項工作。

有關布農族的介紹請見這裡

 

 

結束布農部落的行程後,我們循著沿路又大又多的指標去到同樣為布農族地盤的紅葉。紅葉少棒紀念館緊鄰著紅葉國小,是棟二層樓的小建築。

 

這支民國五十三年成立的棒球隊是松鼠媽那個年代許多孩子重要的兒時回憶。一群紅葉國小的布農孩子們不知怎麼地,就是超愛打棒球;山地部落物資嚴重缺乏,但因為愛打得不得了,沒有球棒就自己削木棍,沒有球就撿圓的石頭來將就,沒有手套的話就直接用手接球。這樣打著打著,竟然在民國五十七年以7A比零大電當時世界冠軍的日本和歌山少棒隊,一戰成名,自此帶動台灣的棒球熱潮….一直到現在。

照片裡頭是昔日的紅葉功臣們。

 

 

扣除教練領隊等不算,當年的13位紅葉小將(如今應是50出頭的年紀),至今已有半數過世,其餘目前為傭工、計程車司機等(紅葉傳奇成了紅葉悲歌?)。

站在這塊板子前時松鼠的心情很複雜。回想好幾年前在報紙上看到紅葉小英雄們當時的現況報導,那時知道每位球員在離開球場後,不是英年早逝就是窮困潦倒,似乎沒有獲得政府的妥善照顧,覺得好難過也很替他們感到不值;那時我想像著如果我是其中一員,在曾經經歷過那樣輝煌的年代,而20年後為了生活辛苦掙扎不得志、夥伴們也都晚景悽涼時,應該會感到非常鬱悶和無奈吧。

這次看著白板上的資料,心裡想的卻和看報紙時很不一樣。我突然有個念頭:「這些球員這輩子投生來這個世界上的目的會不會就是為了瘋狂地愛上棒球,然後將棒球帶給台灣的人們?」如果真是如此,那他們其實是幸運的一群,因為他們只花了一點點時間就把自己的人生使命給找出來然後很快地完成。在往後的日子裡,應該只要憶起昔日的球場點滴,就覺得此生已經足夠了吧。(不過,這一切只是松鼠自己在胡亂想,事實到底如何,也不得而知。可是我猜以原住民普遍樂天知命的個性,他們應該很能隨遇而安、自我調適吧。)

 

 

由於紅葉少棒隊存在的時間並不長,能陳列的東西有限(大概就是跟你腦袋裡想到的差不多),因此整個二樓布置成布農文物展示館,但內容也不多,大體上是布農族的分布位置介紹、祭典特色、生活用品等。

 

 

記得小學國語課本好像有一課叫做「我是布農族的神射手」,那時原住民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遙遠陌生(只會出現在課本裡)的名詞,完全不清楚那課有什麼意義。看到校園裡裝飾的石頭上寫著射耳祭、除草祭...時,才聯想到其實台灣的每個原住民族群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特色和祭典,而布農族就是以狩獵見長,紅葉少棒的小將們顯然將族人驍勇的特質和神準的技巧在棒球上發揮得淋漓盡致。

看到這個看似普通的國小操場(現在鋪得很棒很美了,以前都是泥土),實在好難想像這裏曾經有過一段輝煌燦爛的歷史,不僅讓紅葉村紅了,也向世界宣示了台灣的存在。雖然我沒看過紅葉少棒賽,現在也不太看職棒了,可是來到這裡,想想他們曾經在這塊土地上如此克難,汗流浹背地努力練習,理由只是因為單純地「愛打棒球」我還是收到了滿滿的感動和啟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